农村妇女更淫荡

首页  »  农村妇女更淫荡

   临毕业前,学校为了让我们体验复杂的社会生活,组织了下放农村的活动,于是我们一群省城的大学生来到了安沾县,这是个偏僻而且贫困的小县,大部分地方连自来水和电灯都没有。我下放的村子叫唐庄,又是县里最穷的地方,由于这个村子太苦,在县城里介绍情况时,其他同学都不愿意到这里来,我抱着吃点苦不算什么的念头,自报奋勇地一个人来到了安沾县最苦的唐庄。不想到了这里却让我真正体会到了社会中的实情,通过几个月的社会实践活动,我敢说自己的收获肯定是下放同学中最多和最大的。

 
村里安排我到一个农户家帮助他们劳动,这户人家就只有中年夫妻两口人,房东男主人有些木讷,名字也像他的样子似的叫作老呆,他是一个半农半猎的农民,因为家里的地并不太多,所以经常进山打猎。老呆对我的到来并没有任何过多的表现,只顾自己低头抽着烟。
 
房东女主人就是小娥,她是个性格开朗,模样也长的俊俏的农村大嫂。农村女人很少有高挑的身材,所以她一米六几的个子在村子里就显得格外出众,女人长着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,漂亮的脸蛋,丰满圆滑的屁股,一看就感到十分招人喜欢。
 
按老呆几句不多的话说,他出去打猎主要是为了用猎物换来的钱补贴点家用,但我却看小娥对丈夫的说法有种不屑一顾的表情。老呆因为打猎的原因,一年有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,所以,这个家里的一切,实际上都是由小娥来打理操持的,我看得出来小娥对老呆有种不满意的表现。
 
听村里的人说,这个老呆身体有毛病,他总给人一种病病秧秧的感觉,加上少言语,人看上去没有什么精神,我到他们家有几天了,他对我是种不冷不热的表情,而且我看他对自己的老婆小娥也是十分冷淡,完全没有农家夫妻和睦亲热的情景。
 
我到他们家的任务就是帮老呆和小娥做些农活,其他的也不需要我去多问多做,好在我有一米八的个子,俗话说身大力不亏,几天下来,我很快就适应了地里的农活,这种劳动并没有让我感觉有什么受不了的,但单调的劳动生活还是让我变得比在学校时沉默了许多。
 
我到小娥家的第八天,男主人老呆说现在是个打猎的好季节,他备足了打猎的用具,并让小娥给他带上了一大口袋干粮就匆匆进山去了。老呆出门时说自己可能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,并要小娥别担心他,同时也嘱咐我要像个男人一样多干些活,别让他老婆累着了。
 
男主人老呆走了之后,每天下地干活就只有我和小娥两个人了。
 
说句实话,从我一到老呆家的那天起,就喜欢上了这家的女主人,小娥对我这个从城里来农村锻炼的大学生十分热情,问寒嘘暖的,总是不停地嘱咐我该注意些什么事情,生怕我在劳动中累坏了身体,我在感激女主人的同时,同时也喜欢上了她俏丽姣美的身体。学校里面的那些女同学,现在一个个都兴什么减肥,把自己弄得像一只只草鸡,一阵风吹来都可以把她们刮倒,哪里还像魅力动人的女人。她们根本没有小娥这种健康滋润的自然美,这女人在该肥的地方就肥,圆嘟嘟的屁股丰满但没有赘肉,高挺的一对奶子在胸前就像两座小小的山峰,但在该瘦的地方它也瘦,细巧的腰身走起路来象杨柳摇摆,一双脚腕挺拔修长,女人这肥中有瘦的身材,才是真正能够让男人浮想联翩怦然心动的。
 
我特别喜欢偷偷地窥视小娥那肥肥圆圆的屁股,她走路时屁股总是有些夸张地向两边扭动一翘一翘的,宽大的裤子根本无法遮盖住男人对裤子里女人肉体的幻想。现在老呆走了,每天只有我和小娥两个人在这个农家小院里生活,这就使得我的偷窥更加方便起来,再也不用怕老呆那象钉子一样的眼光了。
 
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每当我和小娥两人下地干活的时候,我总是借故走在她的后面,这样我就能够仔细地看看她诱人的屁股,我时常跟在她的后面,一边看着她扭动的屁股,一边在心里漫无边际地幻想着裤子里面是个什么样的肉体,想着如果能够与她在一块温存该是多么好的事情。有时我心里还会生出无尽的烦恼,守着这么个撩人心绪的媳妇,老呆却对她表现得无动于衷和一种不近人情的麻木,这种男人真是世界上的头号大傻瓜。 本帖子来自-就去吻-最
 
通过几天和小娥的接触,我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,她已经和老呆结婚有七八年的时间了,娘家在比唐庄更苦的邻县山村,她爹就是因为老呆去那里打猎时认识的,架不住家里太穷,看看老呆人还老实,就这样把女儿许给了老呆,小娥才到唐庄落户成了老呆的媳妇。我来她们家的时候,女人刚过三十岁的生日。
 
虽然自己是个学生,平时由于性格的内向,还从来没有过男女间亲亲我我的亲身经历,但我从书本上了解到,像小娥这种年龄的女人,由于身体性机能的日益旺盛,所以就会对男女之间的性事,有着不同往常的强烈需求,这时的女人正处于俗话说的“如狼似虎”的时期,她们除去正常的衣食住院行的生活,对男女间的性交有了比任何时期都更强烈的要求,如果生活中没有了男女之间亲密的性爱和纵情的性欲,她们就会感觉失去了生命的重要意义。
 
但我到小娥家快有十天了,在这段时间里,每天晚上我都希望他们夫妻二人能够象黄片中的那样,让我听听男女间行房时折腾发出的令人剌激的声音,我与小娥夫妻就住隔壁,中间的那堵土砖砌的半高的矮墙,是挡不住任何声音的,如果他们夫妻有什么好事,我这边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。可是在我的急切的期望中,他们夫妻间根本没有发生我所希望发生的事情,二人睡觉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,我只在隅然间听到过几声小娥像有点失望的叹息。 本帖子
 
这天气温很高,天上没有一丝风,整个大地热得像座蒸笼,我又和小娥出门上地里干活。给玉米地锄完草后,当我们坐下休息了一阵子后,旁边的老黄牛大约是饿了,哞哞不停地叫了起来,于是小娥站起来对我说:“建树,我们一起去割点草吧,你看牛是饿了”。
 
我随小娥一块站起来点点头没有说话,算是答应了她。
 
玉米地旁边有块没有种庄稼的草地,这里的绿草生长得格外茂盛,玉米棵子的阴影刚好遮住了我们的头顶,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地割着草,整个地里似乎就成了我们两个人的世界,小娥割得很快,我也不甘示弱地紧紧跟在她的后面,不一会儿功夫,我们就割倒了一大堆青草,然后两人又把青草集中起来成了一座不小的草堆。
 
小娥给老黄牛抓了一大把青草,它便不再叫唤了,静静地吃起草来。小娥擦了把脸上的汗水说:“建树,草够牛吃上几天的了,等会儿我们再把草扎起来带回去。你看,割了这么多的草,也够你累的了,看看咱俩身上的这汗,就再歇一会儿吧”。于是我们就找了处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 
小娥摘下草帽扇着风说:“这天真热”。她头上不停地冒出汗珠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,汗渍使得她的衣服贴在了身上,胸前的奶子更是被湿衣服紧紧地包住挺在那里。 本帖子来自-就去吻-最新地址-.4gghh.
 
这里的风俗凡是女人一经结婚,原来的姑娘保守防线就完全不需要了,结过婚的女人可以做当姑娘时不敢做的许多事情,像在这么热的天气里,村里的姑娘们还穿裹着厚厚的衣服,而结过婚的女人就没有了这样的约束,她们可以任意地光着上身不穿上衣。这不,刚说完太热的话后,小娥就把身上被汗水湿透的褂子脱了下来,两只汗淋淋鼓鼓的奶子象肉球一样从衣服的约束下解放了出来。
 
由于没有生过小孩,小娥的奶子还像姑娘的奶子一样,它们十分丰满也极富弹性,两个滚圆的奶子随着小娥双臂脱衣服的动作上下左右来回乱动着,它们就像生在女人胸前两个活蹦乱跳的肉球,这情景令我禁不住眼花缭乱,我的裆下也开始有了变化,自己感觉到原先还安份的鸡巴,已经一跳一跳不太老实地慢慢向上翘了起来。
 
小娥一抬头见我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的奶子看,又看到我的裤裆里鼓成了一个大包的变化,她有点不好意思了,她下意识地用手遮掩了下胸前的奶子,但不想由于胳膊在胸前的拂动,使得奶子跳动得更加活跃了,而且胳膊根本遮挡不住胸前丰满的奶子,于是她不再对鼓涨跳跃的奶子进行掩盖,任它们充分地在我这个男人面前暴露无遗。
 
过了一会,喘平了气的小娥转过身对我说:“我去尿尿”。
 
看来小娥真是没有把我当成外人,她没有了几天前的那种扭捏,当着我这个大男人的面,十分随便地就说出自己要尿尿的话来,然后她站起来走到离我只有几步开外的地方,根本没有想避开我的目光,毫无顾及地解开裤子立即蹲下去小便。女人这时已经与前几天老呆在家时完全不一样了,那时我们三人在地里干活她要小便的时候,总是不声不响地自己一人跑到两个男人根本看不到的地方去。
 
小娥大概是已经被尿憋得很久了,她一蹲下去我便马上就听到一阵极有刺激性尿液湍急的声音,而且我还看到黄色的尿水把她前面的泥地激打起一片尿花。小娥是背对着我蹲下去小便的,由于她刚才已经脱掉了上衣,现在因为小便又解下了裤子,所以我从后面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全身裸露的女人,尤其是她那肥肥白白的圆屁股,还有屁股沟里面的一簇阴毛,全都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,见到女人身上的这些隐密,在条件的反射下,我的鸡巴立即猛地硬挺了起来。
 
小娥蹲在那里没有回头地对我说:“建树,你也憋得够戗了吧?你也方便一下,没有关系,嫂子不会看你的宝贝”。小娥这时已经尿完了,农村女人不像城里女人尿完要擦什么屁股,她把屁股翘得高高地使劲地上下抖动着,好把沾在阴户和屁股上的尿水甩掉。
 
张开双腿在自己面前几步远地方小便的女人,当她用高高翘起屁股上下摆动的姿势甩掉尿水的时候,女人阴部的一切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,在那条深色的屁股缝里,我看到了女人紫红色的肛门和被黑毛包围着的阴户,她的两片阴唇张开呈现着诱人的浅红色,阴唇和阴毛以及屁股上还沾着点点尿液,浅黄色的尿液在女人不断的甩动下,纷纷落了下来,像颗颗闪亮的明珠。看着女人最隐密的地方,这使我的表情变得迟纯起来,当时我的眼睛已经变得发直,它们一动不动地死死盯在了女人那个叫作“b”的东西上面。
 
站在小娥的身后,我没有转过身去,木然毫无表情机械地掏出自己的老二尿了起来,虽然自己也在小便,但双眼却一直紧紧地盯着小娥的屁股没有分神,以致最后的一点尿液竞落到了自己的裤脚和鞋上我都没有察觉。
 
当听不到我继续小便的声音后,小娥转过身向我看了过来,当她看着我紧紧盯着她的目光和手握的鸡巴时,一改刚才不好意思的样子,她柔声地对我轻轻问道:“建树,看你真是个呆子像,看女人看得眼睛都直了,嫂子就那么值得你好看吗?你难道还没见过象嫂子这样的女人?你们这么开放的大学生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呀,你在学校里肯定和女学生们玩过了吧”?
 
我脸红了,小声地回答说:“嗯,没有,我……我……还从来没有碰过女人”。我已经忘记该把方便的那个东西放回裤子里面去,就任由它暴露在外面。
 
“这么说,我们的建树是个好学生了,还是个没有开窍的童男子,那嫂子我今天就成全你,让建树看个够”。小娥把身体向我转了过来,站直了自己的身体,于是她腿上的裤子随